研究《托拉》能获得什么回报?

学习《托拉》,广义上包括所有犹太经典著作的学习,对于儿童和成人而言都被视作要事之一。——罗纳德·霍华德·艾萨克斯

(图:myjewishlearning)


来源:myjewishlearning

       艾萨克斯拉比描述无论是多初级的犹太典籍,就连《施玛篇》(Shema,晨祷和晚祷中的祷文,申述对上帝的笃信),都告诫犹太人学习《托拉》。艾萨克斯拉比认为如果使用方法恰当,《托拉》的学习是有回报的,因为这是遵循诫命的表现。这或许太过简单。对于一些拉比而言,《托拉》的学习显然是有其固有价值。文末所引用的Kotzk的梅纳赫姆·孟德尔拉比的话无疑暗示着最丰厚的回报:通过与孩子面对面一同探讨《托拉》的奥妙之处,将这一犹太传统世代沿承。

       “你要尽心,尽性,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。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。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。无论你是待在家中、走在路上,还是躺下、起身都要谈论。”——《申命记6:5-7》

      《托拉》是犹太人的试炼石,因此犹太民族通常也被称作“书的民族”。“书”自然指的是《托拉》,即摩西五经。但《托拉》不仅仅是一本书,还能指代所有犹太民族神圣的文献和知识。拉比们重视《托拉》的探究,他们始终相信通过研究《托拉》能使一个人遵守其他诫命。

      《施玛篇》的第一段来源于《申命记6:4-8》,犹太人被告诫需不断研究才能传达出对上帝的爱,“无论躺下、起身(都要谈论)”。这般用心研究使人和上帝的关系更亲密,是人们活得怡然自得。为了培养这种喜悦,就用蜂蜜对刚开始学习希伯来语字母的儿童循循善诱。学习字母的同时,享受蜂蜜的甜美,使他们在学习《托拉》时舌尖总能感受到丝丝甜意。(犹太人有个习俗,当孩子出生时,母亲就会翻开《托拉》,滴上一点蜂蜜,让小孩去舔《圣经》上的蜂蜜,通过这一舔,让孩子对书产生美好的第一印象:书是甜的。)

        无论身处何处,只要犹太传统存在的地方,我们总能找到研究《托拉》的教诲。研究《托拉》不仅使人心思洞明,还能在生活中给予道德指引。有这么一种逻辑:认真研究《托拉》的人将有可能走向正途。因此,《托拉》戒律比其他戒律更为重要。《塔木德》的拉比写道:“人们能通过这些东西享受现世的愉悦,更重要的是它们一直伴随人走入来世,包括尊敬父母、乐于助人、平息纠纷,但研究《托拉》就相当于全部。”

       以下是一些拉比流传下来的话,很好地概括了《托拉》研究的重要性。

      “世界建立在三样东西上:律法,礼拜和广播善种的品德。”——《先贤之信1:2》

      “让你的家成为学者定期聚会的地方。”——《先贤之信1:4》

      “做亚伦(摩西之兄,犹太教的第一祭司长)的弟子,热爱和平并追求和平,关心邻居,并把他们吸引到律法上来。”——《先贤之信1:12》

       “沙买(Shammai,以严格、公正、严肃著名的犹太教师)教导说:使律法的研究成为你最主要的消遣。”——《先贤之信1:15》

       “掌握律法者得永生。”——《先贤之信2:8》

       “研究得越深,回报的越多。”《先贤之信2:21》

      “《托拉》对于奉行者而言是生命树。奉行者都是幸福的。”——《箴言3:18》

      “若你殷切希望孩子研究《托拉》,你就要在他们面前研究它。他们会以你为榜样。若非如此秉行,他们自己不会去研究学习《托拉》,只会寥寥几句指引下一代要这么做。”——Kotzk的梅纳赫姆·孟德尔拉比

译者:纸鹤